第164章 假的,都是假的

薛老板眼睛一亮,连忙绕过柜台走到他面前,“这位小兄弟,你的意思是,你想买我这个店铺?”

“你应该看过我贴在外面的告示吧,除了店铺之外,里面的东西也会同时打包出售,按照市场价,差不多五十个亿呢!”

姜成淡淡笑了笑,打量了一下里面的情况,环境十分宜人。

他点点头,“你的店铺自然是没问题的,但你的这些古董,我需得看过,确认是真的之后才会买,如果我鉴定出来是假的,薛老板你得带走。”

薛老板眼皮一跳,笑道:“我这里可是有几千件古董,小到玉佩玉珏,大到青铜器瓷瓶字画,从几万到上千万不等,你如何鉴定得过来?”

姜成微微一笑,“放心,只要薛老板是真有意出售,我耽搁不了你多少时间,把你的所有古玩都摆出来吧,我半个小时就能够将真假分清,到时薛老板要是有什么疑问,可当场问清。”

薛老板心里倒吸一口凉气。

好大的口气!

他这里几千件古董,半个小时看清?

就是单纯把每个古董看一遍,时间都不够吧?

不过,薛老板转念一想,姜成肯定只是装个样子罢了。

他一个看起来才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哪里来的这么大本事。

这话又说回来,姜成看着如此年轻,他难道真拿得出来几十个亿?

薛老板咳嗽一声,委婉的问道:“你想鉴定古董真假,自然是没问题的!只是小兄弟,你想买铺子,有那么多的资产吗?”

姜成微微一笑,拿出梦发银行至尊卡。

“哎哟!还真是大客户!请上座!”

看见这张卡,薛老板眼睛一亮。

“好好好,小兄弟你随便看!”

“若是你认为哪件古董是假的,你就跟我说,我来跟你说道说道。”

薛老板哈哈笑道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自古以来,古玩古董这种东西,都以造假居多,早在古代就有仿品的存在了,更别说是现代。

通常,地摊上的东西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都是假的。

而这古玩店中,能有四分之一,三分之一的珍品就算是不错的了。

毕竟大夏虽然有几千年的历史,留下来的古玩古董也不少,但是在战争中毁掉一些,流失一些,国家又收藏了一些,收藏家手里又收藏一些。

这些古玩店里的东西有多少是保真的,当真不好说。

这家名叫博古斋的古玩店并不是太大,占地只有一百平左右,装修古香古色,古玩样品多。

但要说里面的东西有多贵重,那是没有的。

至少就当它们全是真的,那也没有价值上亿的古董,几千万就是顶天的了!

姜成打开透视眼,从进门靠右的地方率先走了过去,随手指了博古架上的东西。

“你这宋代汝窑笔洗,假的!”

“你这汉代釉陶香炉,假的!”

“你这清代五彩瓷瓶,假的!”

“你这明代紫砚,假的!”

……

姜成径直向前走去,只是一眼,就将这面博古墙上三分之二的东西都挑选了出来,通通都是假的!

薛老板张了张嘴,眉头皱起,生气道:“小兄弟,你不是诚心来买我的店铺的吧?就是来捣乱的!”

“你只稍微看了一眼,怎么可能鉴定得出这么多的宝贝都是假的?!”

这些东西,都价值几百万几千万,而且可都是他淘来的好物件,怎么可能全部都是假的?

姜成空口白牙,都没有仔细鉴定,就随口胡说,这让薛老板十分生气。

姜成停下脚步,勾起嘴角笑了一下,“我知道你不信,不过,我可以现场鉴定给你看。”

第一只是笔洗,笔洗是一种文房用具,用来盛水洗笔的器皿,造型乖巧,种类多样,雅致精美。

而汝窑出品的笔洗更是极为贵重,少则几千万,多则上亿。

就在几年前的港岛拍卖会上,一只北宋汝窑天青釉笔洗,就拍了2.6亿港币。

姜成随手将笔洗拿了起来,屈指一弹,声音并不是很清脆,没有一般瓷器那种如玉珠落盘的脆响。

姜成淡淡说道:“一般来说,宋代的笔洗胎底,是镌刻蔡、寿成殿皇后阁等铭文的,因为蔡跟当时的宠臣蔡京有关,寿成殿皇后阁是宋代的宫殿,而且只要符合冰裂纹,天青色釉,香灰色胎等特征的,基本上就是宋代的真品。”

“还有一些没有镌刻落款的,笔洗的外底有时会有三个细小的乳芝麻粒的印记,并刻有甲乙丙丁等标志,这是清代精于鉴古的乾隆皇帝,将他所喜爱的古董划分等级时留下的镌刻印记。”

“你收藏的这个汝窑笔洗,虽然表面上看是有一点冰裂纹,但它并非是时间流逝所形成的,而是人用刻刀在烧制时刻出来的。”

“它的胎底也并非是香灰色,而是香槟灰色,颜色要更加暗沉,接近灰色调。”

“而它的外底上虽然有乙字,但这字体太过工整了,更接近于现代的字形,这个笔洗,在造假上可以说是高仿了。”

姜成说了一通,薛老板一把抢过,仔细观察了起来,脸色难看。

这可是他花了上千万,从一个老头那里收购的,结果它爷爷的竟然是一个高仿,倒亏了一千多万!

姜成懒得耽搁时间,又拿起那个汉代釉陶香炉,淡淡说道:“还有你这个香炉,真正的汉代铅釉陶器,胎土就地取材,是红陶胎,颜色呈浅红色,质地粗松,露胎部分表层氧化。”

“底部是成型的螺纹,隐约可见,但不清晰,用硬物划胎底,还会出现划痕,你自己看看你这个,我拿指甲刀去划都没什么痕迹,很明显的造假!”

姜成从指甲刀上拉出用来磨指甲的铁片,就在香炉胎上狠狠划了一下。

薛老板吓得瞪大眼睛。

正要叫姜成住手,却见那釉陶香炉的底部完好无损,除了像是瓷器上一道透明的白痕之外,竟然没有一点划痕。

薛老板的脸色一垮,这汉代釉陶香炉,竟然也是个假的!

“还有你这清代五彩……”

dengbi.netdmxswqqxswyifan.net

shuyue.netepzw.netqqwxwxsguan

xs007zhuike.netreadw23zw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,站内所有收入仅用于维持网站的正常运行。
本站采用PT系统,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,本站服务器不存储任何内容信息。
Copyright © 2023 http://www.fenlans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