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昨天吸收了太多灵气,现在的精神探测,能够探测到的范围足有周身十米了,这个画廊大半都能够被他探知到。

中年女人眼里一闪而过的心虚被他捕捉到了,姜成露出一丝冷笑。

就在这时,人群中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露出一丝笑容走了出来。

“三位刚刚的冲突我也看到了,我是秀玉翡翠饰品店的老板,我可以为三位来断这个案子,为大家鉴定这个手镯的真假!”

西装男从外套的兜里掏出几张烫金名片,散发给周围众人,微笑着说道。

“秀玉翡翠?张明辉?”

“这名片看着倒是挺高级的,应该是真的。”

“小姑娘,小伙子,你们就让张先生给你们鉴定一下吧,万一鉴定这镯子是个假的,你们就不用赔偿了!”

围观众人看着名片说道。

刚刚他们听到了,这中年女人说她的手镯是木那雪花棉的,价值三百多万!

姜成和丁倩看着像对小情侣,姜成穿着普普通通,但是丁倩这一身打扮,似乎要花不少钱。

就算不是富豪之家,应该也小有资产,至少是中产阶级的家庭,才能供养出来的灵秀女子。

但是,要是让这对小情侣一下赔一百多万,估计也要对两家伤筋动骨,对他们来说话太残忍了!

姜成却是哈哈一声大笑,眼神冰冷。

在他的精神探测下,这两人的一些眼神交流完全被他捕捉到了。

中年女人和西装男是一伙的,就是为了碰瓷骗钱!

丁倩眉头微皱,抢先一步,将地上的几块碎片捡了起来。

姜成挡在她的身前,对中年妇女大声道:“有一件事你说漏了,我们不仅要鉴定这只手镯的真假,还要调监控,看是谁碰瓷!”

他看向西装男,“你跟她是一伙的吧?你的身份是假的,就算是真的,也是跟她狼狈为奸,给她做假证!”

“要是这女人讹到了钱,事成之后她就会给你分一些!你们选中了丁倩来当这个冤大头,但是今天,我们非要和你们硬刚到底不可!”

西装男愤怒的说道:“你在这里胡说什么?我好心出来帮你们,你们还这么误解我,真是白眼狼!”

姜成冷笑一声,“你是出来帮我,还是出来颠倒黑白的,你自己心里清楚!”

他接过丁倩手里的手镯碎片,“很不巧,我也是一个古玩鉴定师,刚好对翡翠有点了解,用不着你来鉴定!”

姜成看向中年女人和西装男,眼里透露着从容和自信。

两个骗子对视一眼,眼神都有些凝重。

今天莫不是碰到了个硬茬子,找错碰瓷的对象了?

姜成很快就让他们的猜测成了真。

他大声说道:“我说这手镯是假的,原因如下,第一,真正的雪花棉翡翠表面不光滑,有雪花痕迹的凸起或者凹陷,即使做成手镯打磨过,也能够观察到翡翠里的雪花有凸起的特征,而假的雪花棉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,里面的雪花都是平滑的,没有自然的纹理和凸起!”

周围众人都探长了脖子观察,更有人拿出了手机,搜索姜成所说真假。

这镯子一共摔成了四瓣,姜成自己留一块,其他三块让周围众人传阅。

“第二,翡翠也是一种玉石,尤其是雪花棉翡翠,手感比较沉重冰凉,假翡翠就比较轻了,而且质地不坚固,这一点,我相信在场各位有接触过翡翠的,很轻易就能分辨。”

“第三,便是真的雪花棉没有土腥气,大家闻一闻这几块碎片,你们是不是能够闻到一种化学物质的,那种不自然的气味?”

姜成将自己手里的碎片放到鼻子面前,用手扇了扇,上面的刺鼻化学腥气味道虽然比较淡,但是依旧闻得到。

丁倩接过,也闻了闻,一脸赞同的点点头。

围观众人也都闻了起来。

“的确有一种土腥气,又好像有种臭鸡蛋的味道,不知道是用的何种化学物质!”

“是啊,而且这个碎片摸起来就感觉比较low,有一种塑料的感觉。”

围观众人中,也有接触过翡翠的,满脸赞同地说道。

中年女人和西装男的脸色阴沉了下来。

眼看着众人就要相信她的手镯是假的了,中年女人连忙说道:“我手镯有一股腥气,是因为我之前不小心把它掉进厕所里了,在里面泡了一晚上沾上的!”

为了不被怀疑,她也是拼了!

众人一听,连忙将碎片交还给了姜成。

他们心里恶心不已,没想到这个手镯,竟然在厕所里面泡过,简直太恶心了!

姜成见众人还有打yue的,连忙说道:“大家放心,她在撒谎,这个手镯是假的!”

“大家再观察一下,真正的雪花棉至少也是冰种,里面的棉点清晰可见,种水好,质地细腻,光泽温润。”

“但你们看看这个假手镯,棉点朦朦胧胧的,种水也不是冰种和玻璃种,更是没有细腻和光泽可言!”

忍着恶心,众人再次观察。

看着姜成说的跟网上差不多,而且网上的手镯配图透亮柔和,但眼前这个手镯碎片,却根本没有光泽!

“什么啊,竟然是假的!”

“碰瓷的骗子!太可恶了!”

众人愤怒地喊道。

中年妇女被众人围在中间,有些慌张地哼了一声:“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,这就是真的雪花棉翡翠!你们人多欺负我,我不找你们赔了,我要回去!”

中年女人硬着头皮说道,快速地转身就想跑。

姜成拦住她,同时一把抓住想偷偷溜走的西装男。

他气笑了:“我们欺负你?又没打又没骂,哪里欺压你了?”

“看是你碰瓷失败,急着逃跑吧?”

“还有你,你一个无关鉴定师跑什么?”

西装男脸色难看,“我又跟她不认识,你放开我!”

姜成紧紧抓着他不松手,转头看向丁倩,对她询问道:“要不要报警?”

丁倩思索了一下,语气平静道:“报吧,这个中年妇女一看便是个惯犯了,西装男也不像是个好人,在我们之前,也不知道他们联手坑害了多少人!”

丁倩掏出手机,直接拨打了报警电话。

中年妇女和西装男露出惊慌地表情,拔腿就跑。

dengbi.netdmxswqqxswyifan.net

shuyue.netepzw.netqqwxwxsguan

xs007zhuike.netreadw23zw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,站内所有收入仅用于维持网站的正常运行。
本站采用PT系统,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,本站服务器不存储任何内容信息。
Copyright © 2023 http://www.fenlans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