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千三百九十二章 杀白夜神王

小说:超品渔夫 作者:季小爵爷

笔趣阁顶点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!

殷东神色一凛,滔天的杀意席卷而出,让这片丛林间的生灵,都为之惊颤。他的领域空间也猛地收缩。

缩小的大半的领域空间,禁锢了白袍人,让他无法移动。

与此同时。

殷东的意念一动,透明剑心,融合暗黑大道之力所化的大剑,刺入白袍人眉心,贯穿他的头颅,且用力一搅,将他脑子里搅了一个稀巴烂。

白袍人的躯体不动了,白袍染上殷东的血,整个人失去生机,就这么被击杀了。

殷东可没忘了,域外邪魔可以滴血重生,被分割成无数的残体,近来都纷纷复苏了,这个疑似域外邪魔的白袍人,未见得不能复活。

他的黑眸中一道寒芒闪过,直接控制暗黑大剑,将白袍人的身体绞碎。

白袍包裹的身体,块块碎开,血水迸溅,又被殷东将领域空间所化的一个个方格,将白袍人的血肉碎片封存。

“湮灭!”

此时,殷东身周缭绕着无尽湮灭之力,整个人都仿佛化为一个黑洞,将包裹在领域方格中的血肉,连同领域方格一起湮灭,连渣渣也不留一点。

“死了?真的太难让人相信了,白夜神王封印到这一世,才破封而出,号称当世无敌的天骄,怎么会被打死在这里……”

从远方丛林深处,匆匆赶来的一群神族强者,看着为首的金袍男子手中的水晶球,能看到白袍人濒死的那一幕,全都惊颤了。对于他们这些,奉命来追随白夜神王的神族来说,简直像是做了一场虚无缥缈的梦,太不真实了,绝代神王复苏,就算是还没达到鼎盛时期,依然是绝代天骄,

惊艳无比的强大存在,居然就这么凋零了。

死得这么无声无息的,简直了!

看着水晶球的神族强者们,都呆滞了。

为首的金袍男子跟离得近的几人,脸色都变得难受之极,这一个结果影响深远,对神族端了无名城的计划有极恶劣的影响。

“白夜神王被杀,杀他的戴了天选之子腕表,应该是人族天选之子,这是不祥!”

“真的是白夜神王被杀?”

“对上人族天选之子,白夜神王不敌,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,直接被斩杀,这气运也是太差了。”

“或者说,这一届人族天选之子气运太强了!”

“人族天选之子实力强没什么,要是气运强大,就麻烦了。”

“白夜神王的身份不要说了,他被人族天选之子杀死的消息,要是传出去,会在域外星空战场引发巨大的轰动,对神族不利。”

……

以金袍男子为首的神族强者们,很快达成了一个共识,不对外宣扬白夜神王的身份,就让外界以为被杀的白袍人,是普通神族。

达成了共识,他们的脸色也没有变得好看一点,反而更难看了,心里都觉得这预示了一个很不妙的后果。

人族,要大兴了!

否则,应届的人族天选之子,碰上破封而出的白夜神王,怎么也不应该会有碾压的实力,这岂不是说,他一旦成长起来,绝对能横推万族之敌?

这样的一个人放天选之子崛起,谁与争锋,谁与之抗衡?

金袍男子跟同伴们交换眼神,心中都不安,后背生寒,一瞬间都动了杀念,要扼杀这个人族天选之子,绝不能让他真正的崛起与强大起来。

只可惜,隔着无尽莽荒丛林,等他们赶过去,还需要不少时间,还能有机会扼杀人族天选之子吗?

这一刻,同伴们都焦灼不安,甚至惶恐起来,倒是金袍男子还稳得住。金袍男子淡淡的说:“无妨!白夜神王也只是……其中一具残体而已,凋零也无妨,谁还能没有一败?眼下,至少让我们注意到了那一个人族天选之子,总还是值

得。”

“但终究是……败了,气运被人族天选之子吸收,破了……那位不败的神话,希望对那位复苏没什么影响。”有一道轻叹声响起。

另一道轻叹声也随之响起:“怕不仅仅是躯体凋零而已,最主要是被汲取气运,不可能对……那位没有影响的。”“没有影响!白夜神王的身殒,只是一个意外,而……那位复苏的残体也会越来越多,只会越来越强,真正出关之时,区区人族天选之子也敢与之争锋?笑话!”

金袍男子不容置疑的说道。

而这时。

殷东已经收敛起湮灭之力,渐渐露出身形,再看四周本来一片狼藉的丛林,都在刚才湮灭之力爆发时,化为乌有。

倒是白袍人身殒前,戴在头上的银色手环不知怎么掉了,落在光秃秃的地上,灿然生辉,格外的显眼。

殷东身形一闪,落在地上,拣起那个银色手环,还没仔细端详,就听一声尖叫的鸟叫,罡风袭来。

他原地站着没动,身周有时空之力缭绕,罡风扫过,也……扫了一个寂寞!

大鸟扑打着翅子,飞到殷东面前,竟然口吐人言:“人族小子,鸟大爷的食物,你不讲武德抢走了,不给一点补偿的吗?”

啪!

殷东抬手就是一个巴掌扇了过去,打在大鸟伸来的细长尖喙上,一脸嫌弃的说:“跟谁称大爷?信不信老子拔光你的鸟毛,烤了吃!”

大鸟想不受威胁的,只是本能的感受到了一种危机感,秒怂。

它的鸟喙本来要啄向殷东的,临时扭转方向,用力太猛,就听“咔嚓”骨裂声从它脖子处传来,让它惨叫一声。

“说一下,刚才穿白袍的家伙,跟你什么仇,他是哪来的,附近有没有他,或者说他同伙的巢穴?”

殷东丢了一连串的问题过来,让大鸟怔了一下。

“嘎嘎嘎……”

很快,大鸟乐了,大笑起来。

大鸟不是笑话殷东,而是品出殷东言外之意……他不仅干掉白袍人,还要去端了白袍人的老巢!

对大鸟来讲,仇家的仇家,就是朋友!

白袍人跟他的同伴,抢占了鸟群世代居住的山谷,吃鸟和鸟蛋,大鸟跟他们就是不死不休的仇。

大鸟愉快的说:“鸟大爷……小鸟乐意给大爷你效劳,带您去白袍人跟他同伙的老巢,还能找到潜入他们老巢的密道。”殷东的嘴角抽了抽,这鸟识趣也真是识趣,只是“小鸟”是什么鬼?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,站内所有收入仅用于维持网站的正常运行。
本站采用PT系统,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,本站服务器不存储任何内容信息。
Copyright © 2023 http://www.fenlans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